開國大將王樹聲為革命大義滅親

人民網 2016-08-18 10:01 評論數:

八大軍區司令員調動,其中有6位司令員是王樹聲紅軍時期的部下。

樹聲戎裝在身近半個世紀,早年為革命大義滅親,在二十余年的戰爭歲月,狙擊、攻堅、游擊、防御、突圍,歷經大小戰事無數,遇到的盡是些難啃的骨頭,因此對“戰略戰術”有更深刻的體會。黃麻暴動、鄂豫皖蘇區突圍、創建川陜根據地、翻越雪山、鏖戰河西走廊、太行山抗日、中原突圍、大別山剿匪,如此英雄經歷,其間成功戰例當可大書特書。新中國建立后,王樹聲相繼出任湖北軍區第二副司令員、中南軍區副司令員、總軍城部部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兼第二政委、國防部副部長等要職,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

5月26日是王樹聲大將誕辰110周年。

早年大義滅親:“要革命,就不能講親戚情面”

乘馬崗區大河鋪羅家河村有個大土豪,名叫丁枕魚,有良田七八百畝,房屋幾十套,雇有眾多長工短工,全鄉大部分農民都是他的佃戶。他仗著有錢有勢,為非作歹,惡貫滿盈。

按親戚的輩數來說,丁枕魚和王樹聲的祖母是同胞姐弟,也就是說,丁枕魚是王樹聲的嫡親舅爹。因此,大家不好硬去破這個情面。“要革命,就不能講親戚情面。誰反對農會,就是我的親爹娘老子,該斗也要跟他斗!”說著,王樹聲“啪”的一聲,用拳頭砸了一下桌子,斬釘截鐵地說:“走,今天就找丁枕魚算賬去!”

抗戰期間:穿越沙漠一路乞討回延安

1937年3月14日,紅西路軍的專業委員會在甘肅肅南縣的石窩山上面召開了最后一次會議。王宇紅(王樹聲的女兒)說,1936年10月份,西路軍的21800將士西渡黃河,到了1937年3月份已經有5個月的時間了,這個時候已經折兵大半了,仗打不下去了,所以最后一次的會議也叫石窩山分兵會。會議最后的決議是我的父親率領一個軍隊,大概也就六七百人,最后我的父親在祁連山打了三天的仗。

王宇紅說,后來我的父親一心要回延安,要找到黨。最后打到剩他一個人的時候,最后的兵、將全都沒有了,他越過騰格里沙漠,沒有吃的沒有喝的,后來就昏死在沙漠里了。這個時候就有一個人,有人說是老鄉、有人說是一個小商販把他給救了。

建國后:婉拒配新車三拒建新房

新中國建立后,王樹聲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接規定,他除專車外,還可以配一輛生活用車,但王樹聲大將卻一再婉拒。直到他去世,從未配過生活用車。就是用的這輛專車,王樹聲大將也主動按月繳車費70至80元,這在70年代初,即使對王樹聲大將這樣大的干部來說,也是一筆可觀的開支,而且王樹聲指示,這輛專車只許他本人辦公使用。

50年代,高層領導決定給已任軍械部部長的王樹聲修建一幢住宅,王樹定了兩條,一是蓋成一般平房,二是不要獨門獨院,不要警衛森嚴。就這樣,一推二,二推三,王大將沒有再提建房的事,依然住在那樸素的寓所里,長達18年,直到他長辭人間。

70年代八大軍區司令員調動6位是王樹聲部下

1973年毛澤東主持八大軍區司令員調動,其中有6位司令員是王樹聲紅軍時期的部下。對此,王宇紅表示,家鄉是一個老蘇區,所以很多高級將領當時參加革命的時候是受父親的影響,他們是上下級的關系,也是出生入死的戰友。“后來我也是看我父親跟他們之間的來往,我覺得他們那種感情對于我們現在這些后來人很難有。”王宇紅說,1974年父親去世,許世友將軍聽到這個消息后嚎啕大哭,可見革命情誼之深。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
白小姐六开彩直播开奖